Sunday, January 28, 2007

風雪中的大遷徙

1月23日星期二下午,我們依依不捨地離開了熟悉的美國,從IAD機場搭UA先飛到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機場,轉機改搭Lufthansa到德國斯圖加特機 場,再搭機場門口的公車(828或826號,一人5Euro,40分鐘左右)直達杜賓根(感謝Pferdi提供訊息!). 本來有考慮過買直飛法蘭克福的機票,不過這樣就要再搭幾個小時的火車才會到杜賓根,提著大包小包的比較不方便,所以最後才決定飛到斯圖加特較佳. 抵達時間應該是星期三早上九點半左右,含轉機不到十小時. 唯一擔心的是在布魯塞爾一個小時的時間轉機會趕不上(在DC沒辦法check-in Lufthansa那段),但我們還是抱著希望出發了.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啊~~ 飛機飛了一陣子機長就跟大家報告因為強風,我們會遲到25~30分鐘. 我馬上問空姐知不知道等一下該到哪個gate去check-in,沒想到UA的空姐一問三不知,說到了以後再問當地的服務人員. 可是我明明記得以前飛的時候都會在下降前先廣播轉機到不同地方的旅客該到哪個gate去,當場UA又被我扣了100分. 幾年前我們跟婆婆,哥哥,嫂嫂一起去加州玩需要搭三次UA的國內線,竟然兩班都無故cancel,壞印象那時候就開始了! 總之,我們只有看著辦了.

到了布魯塞爾,一下飛機也沒看到什麼服務人員,趕緊到顯示幕前看看,可是... 班機竟然取消了(因為Stuttgart大風雪)! 於是我們想到Lufthansa櫃檯去問問該怎麼辦. 找了一陣子,問了好幾個人才知道我們行李應該會直接送到Stuttgart,所以我們只要"人" 先去入關,再到樓上大廳就可以找到Lufthansa check-in櫃檯. 櫃檯小姐看了我們的資料以後第一個先說你們遲到了(you were late),不知道是她的英文不好還是真的覺得我們遲到,可是聽起來實在很像是怪我們太晚來... 差點昏倒,應該說是班機delay吧! 而且現在的問題是Lufthansa的班機取消了啊~ 經過簡單的解釋之後,她要我們去ticketing counter重新訂票(不用再花錢). 到了ticketing counter,服務員正在講電話,我們就站在前面等,接下來竟然有個沒有禮貌的說著法文的女士插隊(我們站得有離櫃檯那麼遠嗎??). 我用疑惑的眼光看著她,她也毫不客氣地看著我,但是等服務員電話一講完,她就開始跟服務員說了起來. 這種事情實在很少在美國發生(至少我們住過的地方). 來之前聽朋友說在歐洲被插隊的情形,沒想到我們馬上就體驗到了哩! 不過不管,這裡不是德國,就當是講法文的人比較傲慢好了. 後來跟這個服務員交涉的結果也很奇怪,一樣先說you were late,然後說下一班是三個小時以後,也不確定會不會飛(因為天氣),然後就叫我們回去check-in櫃檯劃位. 回去後,Check-in小姐問我們訂的是幾號班機,我們才發現ticketing小姐根本沒跟我們說... 於是check-in小姐就開始重新看,終於說下午1點多有一班... 那不知道剛剛到底去ticketing counter做什麼咧? 而且還是不同班機... 總之,我們這兩個想睡的人就到下一個gate去休息了.

等了一個小時,廣播說我們一點多的班機又因天候取消了, 於是我們又到登機門旁的櫃 檯跟Lufthansa服務員進行交涉,有兩個不同的方案:一個是先飛到 柏林,再轉飛回Stuttgart(不過還是不能確定Stuttgart機場到時候會不會開);另一個是先飛到法蘭克福,再搭火車(這樣行李就要領出來, 比較麻煩). 為了不受Stuttgart機場狀況限制,我們後來選擇飛法蘭克福. 就在這時候旁邊來了一位光頭的德國先生, 他很熱心地跟我們說到法蘭克福他可以帶我們去搭火車,因為他也要去Stuttgart,還說他的光頭很好認:) 碰到善良的人總是很感動的,我們開心地跟他道謝,然後就吃午飯去了. (等一下,這不是跟原來想買的機票同一路線了嗎??? 唉... 所以才說人算不如天算啊~~~)

後來飛往法蘭克福的班機算是最順利正常的一段了,下了飛機之後,光頭 先生跟我們解釋機場有兩種不同的火車:一個是近程,也就是到法蘭克福市區的;另一個是 遠程的,也就是通往別的都市的,要搭這種才對. 因為我們還要去領行李,跟他簡短聊過後,我們就跟這位擁有電機學位現在在顧問公司上班,女兒正在美國Alabama的光頭先生道別了.

拖著四大箱各50磅的行李,加上我跟老公身上各一個電腦包和手提袋,我們開始漫長的火車之旅. 首先,老公去櫃檯買票,第一位服務員幫我們訂的票是要先坐到市中心再轉車往Stuttgart,最後再到Tübingen. 買好後我們覺得帶著這麼多行李搭近程火車(捷運一類)實在不方便(加上要換兩次車),所以老公又跑回去櫃檯換票,這次是另一個小姐,她竟然說為什麼要這樣 搭? 然後說可以直接從這裡搭遠程火車到Stuttgart,然後轉一次車往Tübingen. 天啊,明明是同一個櫃檯,怎麼兩個服務員會給我們這麼不同的訊息呢?? 再次昏倒... (在這裡又被插隊一次,我們真的離櫃檯不夠近嗎?)

到了月台以後,發現好幾班火車都delay,我們心理也早有準備可以睡在機場/車站了,不過這次運氣很好(相對於整個旅程來說),火車最後只delay了十 分鐘左右(漫長的等車過 程在此省略),上車的時候大概是晚上七點半多,車上好多人,一方面是因為很多班機取消來轉車的人,另一方面則是下班的人潮... 勉強把所有的行李搬上車之後根本沒辦法移動,實在太多太重了,只好站在一上車的小空地(廁所旁邊). 中間還停了一站,有一大堆人要上下車,我們所在的地方實在是讓大家很不方便(真是抱歉,可是迫於無奈啊~). 站了約莫一個小時以後,我們到了Stuttgart. 把行李搬下車後,一人拉著100磅的東西趕往另一個月台,終於上了前往Tübingen的火車. 這次我們有位子坐了,不過光是我們的行李就佔了兩個四人坐的區塊(面對面的位子),還是得厚著臉皮坐,唉~ 沒辦法,已經出發超過24小時了,中間只睡了不到5個小時,真是快累翻了.

終於終於,我們踏上Tübingen車站的月台,下車的時候有 兩位年輕人順手幫我們提了兩箱行李下車,真是感動. 才下車,就看到老公的老闆(Prof. W)在月台等我們. 他說早上本有派人到Stuttgart機場去接我們(感恩哪!),結果班機取消無功而返. Prof. W幫我們一起把行李放到他車上,開上滿地白雪的Tübingen街道送我們到暫住的guest house去,還準備了一袋survival kit(包括麵包,cheese,牛奶,果醬,巧克力,茶水等等). 從此開始了我們的Tübingen生活!

真的很漫長吧! 從法來克福開始就變得很冷,我們兩個真是邊等邊想哭,可是我也知道一定要be calm and be patient,不然一定會更慘:P 在忘了哪個機場的時候聽到飛往紐約的班機在廣播,明明我們一點都不喜歡紐約,卻在那時候覺得有點嚮往了,一定是因為那裡有說著流利英語的人和一切熟悉的事 物吧! 真希望趕快適應德國的生活.

10 comments:

orange said...

真的是耶...跟原來有考慮的行程是一樣的
所以從美國出發到抵達杜賓根花了24小時喔?
雖然知道你們旅途千辛萬苦
但那些細節的描述看了真讓人發噱 :P
還有那位 Prof. W 好細心喔
還幫你們準備了食物
超讓人感動的...

LuKerr said...

To Orange: 現在回想起來可以寫得很輕鬆,可是當時又冷又累,又拖著超過100磅的東西,實在超想回去美國咧! Prof.W人很好,隔幾天還有其他感人事蹟待我慢慢寫.

姊 said...

這陣子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看完這篇真是超想哭的
還好已經過去
也發現妳在那裡已經開始認識新朋友了
一切都會更好的
加油

嘉軒姊 said...

風雪中的大遷徙,挺妙!
讓我想起一九四九年大遷徙之類的,
爸爸經過的旅程。
不過當年是流亡,
你們是遊牧。
但願是個水草豐美的地方。
要幸福喔!

Anonymous said...

你們的旅程也真是備極艱辛哪...不過下次再有人插你隊,一定要開口罵他啦,讓他看看狠角色!你可以請教德文大王「抱歉,女士/先生,我排在你前面」的德文怎麼說...:D

---agnes

Cindra said...

我們在美國時常常會罵美國人笨,但是來到新加坡後發現其實美國還真可愛。
遷徙到這裡的過程已經覺得夠累了,但比起你們應該還是稍微幸運一點。你們真不容易阿!
或許真到要學幾句犀利的德文/法文,有時說說也比較不會內傷。

LuKerr said...

To 姊: Prof.W 雖然很nice,不過跟老闆成為朋友對我來說還是沒那麼容易,總覺得那是老闆耶...加上這邊好像沒有人直接叫first name的.

To 軒姊: 頭幾天很挫敗的時候我們也有想到爸爸經歷過的事情,然後就覺得我們這樣還抱怨什麼. 我們拖的大箱行李裡面就包含了一些以前的信件(有爸爸寫給軒的),我們比爸爸幸運多了,還可以帶,不用燒掉... 所以100磅還是拖吧!

To Agnes: 那天實在太累了,懶得跟他們講,不然如果是平常的我,早就先用英文講了(他們聽不懂照講!) :P

To Cindra: 很多事情真的是失去以後才覺得珍貴,美國有美國的問題,可是到了新環境後再回想起美國,全是方便和好的地方,我們一起加油吧!

Anonymous said...

聽起來還真曲折ㄟ,
口連
看到壞人就要狠一點,
不要跟他客氣。
跟他理論,用英文罵他罵到頭走為止。

不瞞您說,我以前也經常被插隊,
現在練成母老虎以後,
情況便改善很多喔!

jimmy

Melon said...

咦?
看到這才知道,
原來你們沒有如原來說的坐計程車啊!
真是辛苦了,
在冬天搬家,真的很艱辛啊!

Melon said...

不過話說回來,
兩個人一起經過這些,
以後回想起來,是蠻珍貴的記憶,
就像我們現在回頭看一樣。

新老闆很讚啊,
去接人還準備了食物,又有暫時的guest house能住,已經真的很棒了。
(不然光裝網路等好久,我們也看不到這些日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