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8, 2007

學生會新春聚餐 + 會長選舉

今天是大年初一,Tübingen的台灣學生暨同鄉會中午在Altstadt一家新開的中餐館辦了聚餐,我們也一起去認識一些人. 在美國的時候我們鮮少參加這類活動,一方面是以前安娜堡的台灣學生會因為政治立場所以分成兩個,我們在那裡的期間曾經目睹一些複雜的情況,我們兩個對那些真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有政治或宗教色彩的活動也一樣),所以後來學生會的活動都沒有去了. 另一方面,我們對這種很多人一起的social場面(同時出現太多陌生人)總是感到緊張,只比去conference好一點... 不過我們不覺得這裡的學生會會有政治色彩介入,加上來Tübingen前真的在學生會網站上找到很多有用的資訊,會長P也一直很熱心地回答我們的疑問,分享了不少在這裡生活的經驗,所以想藉著這個機會跟他當面道謝,並認識一些在這裡的台灣人.

下午一點半,我們到竹子餐廳用餐,終於見到P會長和會長夫人KP,一直想說要跟他們當面道謝,可是真的碰到面的時候卻又忘了說... 真是不好意思,等我們搬好家一定再請他們到家裡坐坐啊! 今天同時也認識了住在這裡二十多年的謝同鄉一家人,還有好多位在這裡工作或唸書的學生(皮膚科醫師CKM,牙醫博士班學生JYL,唸生物的TYC,地直系的大二生WH,還有幾位名字記不住的:P). 大部分的學生不是唸法律就是唸生物相關的科系,跟我們以前身邊總是engineers的環境還真是不同. 大家說起自己的研究不是什麼敗血病就是阿茲罕默症(Alzheimer's disease, ie.老年癡呆症),實在是太厲害了~ 在場還有一位剛才退伍的國軍壯士,從台灣來看女友三個禮拜(聽到他聊起當兵的事情真讓我們有乘著時光機的感覺...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啊~). 除此之外,現場還有幾位德國朋友,有的是親屬,有的是語言交換的朋友. 我們剛巧坐在兩位德國朋友A和LFY對面,幸好他們兩位都說英文,所以我們就天南地北隨便亂聊,非常有趣.

接下來說說我們吃些什麼吧! 剛坐下來的時候看到桌子中間有個奇怪的東西,P會長說裡面有蠟燭,上菜後盤子就放在那上邊保溫,在美國從沒見過這種東西... 飯前我們先喀桌上的瓜子兼喝茶,接下來是豆腐湯,然後是白飯加四道主菜: 咖哩口味炒蔬菜筍片油豆腐,炸魚排切片,炸雞排切片放在酸甜醬和一些蔬菜上,還有牛肉豬肉混合炒. 最後再來一碗水果和一個簽語餅. 我覺得這些菜色應該還是屬於外國人口味,不是華人真的會吃的,雖然我們真的也吃了不少(太久沒吃到白飯了),不過我看這裡道地的中國菜還是很少吧:P 這當然不是學生會挑餐廳的問題,這裡的選擇就是少,所以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加上學生們大多都很刻苦,很少在外面用餐,所以餐廳大概也是以非華人顧客為主吧? 這裡目前台灣同鄉和學生大概有40人左右(餐會只來了20人),跟安娜堡數以百計的華人是不能比的,這也難怪安娜堡的中餐館就算只做華人的生意也可以支撐下去吧?! 我們真是超懷念"家鄉"的辣子雞丁,沸騰魚(感謝安寶一家在我們最後一次回去的時候帶我們去吃!超讚!),還有"聚鄉園"的鹽酥雞,排骨飯,以及Rockville "66"的刈包,糯米大腸,蚵仔酥,大滷麵,牛肉麵,和挫冰啊~~~ 當然我們也超懷念台灣的食物,可是還是不能再寫了,不然口水和眼淚會一起掉下來啊~~~ 當然,這次聚會,食物不是最重要的,大家有機會可以互相認識聊天才是重點啦! 所以我們還是很開心,而且真的還吃了不少,當天晚上的晚餐祇吃了一跟香蕉和幾片餅乾就夠了哩!

餐會中間還有摸獎,讓大家更有一點過年的氣氛. 不過這餐會還有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選出下一屆會長. 這我們來之前就知道了(有公佈在網路上),其實心裡也有點陰影,因為多年前在安娜堡就目睹過一次選會長的混亂場面... 我們也知道實在很少人會自願擔任會長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大家都要上課做研究寫論文或是工作,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來做這些(P會長真的是超級熱心的好人,當了會長一整年還安排了很多活動哩!). P會長人真的很好,他雖然希望有人願意接任,但也了解大家都很忙,所以並沒有勉強任何人接任(不像那次在安娜堡,有人被強迫,因為學長壓力最後硬得接任,真是太糟了...). 大家稍微討論了一下學生會的功能,由於很多新生需要的幫助在學生會網頁上都可以找到答案,所以大家多認為在幫助新生方面,網頁就可以達到很好的功能了. 討論期間也有人提到如果新生期待學生會可以有人帶著找房子和辦理大小事情的話,那這個新生大可以不必來了(連這些事情都不能自己做的話). 雖然聽起來狠一點,我們也可以理解這個想法. 這種說法在安娜堡也常聽到,我們也經歷或目睹過類似的情形,有愉快也有不愉快的收場. 回想剛到安娜堡的時候的確也受到一些學長姐的照顧,雖然不完全是透過學生會(是室友Q大學的學姊),可是願意讓我們住在她家好幾天還是很令人感動的(當然還有不少想追我美麗賢慧又聰明的室友的學長主動開車帶我們到處購物,只能說我是託室友Q的福:P Q,你看到了不要生氣唷~). 這裡情形不同,留學生很少,不是大家都可以透過私人關係找到可以幫忙的人,因此學生會能提供的資訊更顯得重要. 幸好現在學生會有網站,所以在提供資訊方面已經做得很完善了,加上有留言板可以隨時問問題,只要有人定期去回覆,我覺得已經是一個最平衡的解了.

因為討論了好一陣子,大家又都是用中文,我看A和LFY眼神呆滯:P,所以我跟他們稍做解釋之後就開始聊其他的東西,也因此沒聽到真正的結論. 不過我想大概就是照P會長先前提出的,如果沒有人願意接任,那學生會的活動就暫時停擺,不過他還是會到學生會網站上回答問題直到他畢業離開...(真是感人). 我想大家一定覺得我這個閒人應該可以接任啊,可是我一句德文也不會,自己都幫不了自己了還怎麼幫別人呢? 所以也是愛莫能助... 我想,我會多到學生會網頁上幫忙回答問題,希望用這個方式多少盡一點自己的力量囉!

3 comments:

又要流浪的姊 said...

要到德國留學真是辛苦,我真的無法想像當初來美國如果沒有人讓我們借住,帶我們去租屋開戶,那日子要怎麼開始.這麼說來要更佩服爸爸當初來留學的生活了.我們這一輩的人真是太幸福了.話說回來,德國沒有那種host family嗎?像來美國如果不是找同學會的人幫忙,就會找host family.

幾乎的事剛剛確定,就做到928.

Pferdi said...

謝謝你們來參加新春聚餐!

可惜我和我太太都沒辦法跟你們好好聊聊,在我太太回去前我們一定要找時間聚聚!

當初我接同學會的想法就是不要牽涉到政治和宗教,也因為這樣的堅持,確實也得罪了一些人.


總之,已經缷任,在我還在杜賓根的一天,一樣會盡力幫助新人,希望你們在杜賓根的生活也能一切順利囉,杜賓根還是有許多可愛的台灣人.

LuKerr said...

To 姊: 我覺得國情不同也有差別,像這裡public transportation很方便,從機場搭地鐵或公車就可以到達要去的城市,便宜又方便. 在美國,除非去大城市裡的學校,否則就不一定這麼方便,一定要自己訂shuttle或坐計程車. 無論如何,有認識的人或是有學生會可以做行前諮詢還是很有幫助的! 昨天上skype沒看到你,今天再聊聊吧!

To Pferdi: 沒想到在這裡也會因為政治宗教而得罪人,人都這麼少了還要分這些,唉...我實在不了解啊! 三月找個時間碰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