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4, 2008

友情真可貴: 感謝Anges和阿寧

混亂的一天終於有個快樂溫馨的收尾...:)

這個禮拜老羅要回去安娜堡參加他們領域一年一度的重要會議,今天早上四點半就起來準備,因為要搭五點半的公車到火車站趕六點十分的火車,再趕早上十點四十的飛機.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前一天晚上就在家裡先在網路上check in,可是沒想到等到老羅到了機場,機器竟然沒辦法reprint他的boarding pass(我們家沒有印表機,所以只check in,打算到現場再印登機証),然後櫃檯又說老羅太晚來不能登機,可是明明還有一個多小時啊... 這其中細節我也不清楚,老羅中午打電話回來的時候也只能簡短說明,因為電話卡沒多少錢,電話錢又貴. (接到電話的時候我差點昏倒,第一句就說:"你怎麼還在這裡??" 因為我記得明明是十點多的飛機啊,怎麼中午還能打電話給我?)

後來航空公司說老羅得改飛荷蘭阿姆斯特丹,隔天早上再飛美國底特律機場,但是因為是在阿姆斯特丹過夜,不是在法蘭克福,所以他們沒辦法幫老羅出旅館錢(什麼奇怪的邏輯)... 老羅原本想乾脆就住在機場,可是他下午五點就到阿姆斯特丹,而往美國的飛機是隔天早上10:20的,那真的是太久了吧,我覺得還是找個旅館住比較好. 這時我忽然想起住在荷蘭的Agnes,不知道她是否住在阿姆斯特丹,也不知道她家離機場近不近,更不知道她跟她老公阿寧今天方不方便收留老羅? 所以我就厚著臉皮(註一)寫了email給Agnes向她緊急求救. 信才寄出,馬上收到auto-reply,說她外出,明天才會回來. 唉啊~ 真是不巧,於是我開始上網找阿姆斯特丹機場附近的旅社. 這期間老羅用以前在美國買的電話卡(在德國可用,但是很貴)打了幾次電話給我,每次都只能講一下下update一下情況. 就在我訂好旅社,跟老羅說完旅社的資訊,要老羅十分鐘後再打回來(因為我還要去找一個資料給老羅),正要掛電話時,電話插撥響起... 竟然是Anges打來的!!! 我驚訝地說:"你不是不在嗎??"(一天連接兩通這種unexpected的電話有點驚嚇!) 原來Anges提早兩天從法國回來了,所以正巧收到我的email. 令人感動的是,Anges豪不猶豫就說可以收留老羅... 我趕緊把怎麼從機場到Anges他們住的城市(搭火車只要15分鐘!),到火車站怎麼碰面等等事宜通通記下來,待會兒轉達給老羅(今天早上我還問老羅要不要帶手機去,可是我們想想覺得應該用不到,就沒帶,唉唷... 真是~).

剛剛老公打電話回來,說他已經到Anges家了,剛吃過晚飯,吃了好吃的麵,沙拉,還喝了很多酒(老羅聽起來很high耶)!! 酒是Anges跟阿寧從法國的酒莊帶回來的,老羅說超級好喝,比在德國買到的都好... 話筒那邊傳來熱鬧的聲音,也聽到Anges爽朗的笑聲(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P),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沒想到老羅沒搭上原本的班機竟然還有這等好事等著他,我早耳聞Anges的手藝不得了,還有法國來的美酒(他們怎知老羅愛喝酒啊~),而且聽說等一下還有甜點... 吼~~ 好羨慕啊~~~

老公中午打電話回來的時候,我正要餵羅蜜蜜吃副食品,後來為了寫email,查/訂旅館,先匆匆餵完羅蜜蜜,我就把她放在客廳沙發上趴著看玩具,沒時間裡她,導致她後來無聊哭哭(可是媽媽在忙)... 訂好旅館,我送羅蜜蜜去睡午覺,然後老羅打電話回來問旅館資料,後來又接著Anges打電話來,我於是再跟老羅update跟Anges碰面的事情,再取消預約的旅館,寫email/打電話給安娜堡的朋友告知老羅行程變更... 好不容易全部弄好了,已經快兩點半了,羅蜜蜜就快要起來吃奶了... 我卻還沒吃午餐,只好匆忙吃一碗Müsli(雜糧麥片). 後來晚餐也沒什麼時間弄,只好隨便吃了一頓很可怕的組合... 剩下的白飯配德國酸菜和慕尼黑白腸(都是剩菜)外加一鍋生菜沙拉,最後白飯還多一點,就配魚鬆... 這種組合真的是怪到極點了,不過沒有時間弄,有東西吃就好. 但是聽到老羅在Anges家享受美食,我只能跟羅蜜蜜一起在家裡流口水了... 幸好羅蜜蜜晚上八點半依舊乖乖上床睡覺,我現在才有辦法在這裡寫文章,所以我應該覺得很幸福了:P

雖然是混亂的一天,可是Anges和阿寧溫暖的友情讓今天有了個快樂的收尾,真是感謝~

註一: 為什麼說厚臉皮呢? 那是因為其實我沒有真的跟Anges見過面(又是網友)... AgnesJimmy還有祐祐媽一樣,都是老宋唸研究所時的朋友,要不是認識了老宋,我就沒機會認識他們. Jimmy和祐祐媽上次去慕尼黑通通見到了. 其實我們從慕尼黑回來的隔天,Anges就飛過去跟Jimmy和祐祐媽碰面了,所以上次是差一點就見到的... Anges的網頁我好久以前就在看了,總覺得怎麼會有人這麼會寫文章,好幾次都叫老羅來一起看呢! 一直希望有機會跟Anges碰面,沒想到在這突發情況下,老羅就先代表去跟我們的網友碰面啦~ 希望我以後也有機會見到她和阿寧. 聽說阿寧的中文說得很好(阿寧是德國人),下午Anges打電話來時,我有聽到Anges跟阿寧用中文討論事情,真是太驚奇了! 總之,感謝Anges和阿寧在異鄉收留老羅,也感謝老宋"好朋友跟好朋友分享"~

9 comments:

依萊莎 said...

原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是這樣
感謝你的詳細記載,不然我一開始還真有點不懂,原來要飛到美國的老羅,為什麼又要去荷蘭呢?

至於阿惠朋友為何會提早回來
都要拜過份任性的法國旅館人員之賜
竟然禮拜天不願意幫人check-in
所以他們只好一路硬撐開回荷蘭
很高興老羅得到溫暖的接待
連我都沒嘗過的好手藝竟然讓老羅遇上
還喝了好酒,嗚嗚,老羅你最好有照相

螞 said...

我看呂可你就做我們華研的榮譽成員好了~這樣到美國多了很多據點喔~(笑)

好羨慕老羅啊~Agnes的家我可是超想去但苦無機會呢!

LuKerr said...

To 依萊莎: 法國人真是奇怪,如果星期天不幫人check in,那旅館乾脆星期天不要營業好了... 有有有,老羅有拍照! 等他回來我就整理.

To 螞: 我當華研的榮譽成員是很榮幸,不過真的資格太不符了!! 我中文超爛耶~ 高中時候三次模擬考國文都不到低標... 這樣還能研什麼嗎? 剛剛跟老羅通話,老羅說阿寧中文說得真好,不但用字淺詞都比我好,連發音也可能在我之上~ Agnes家真是大家共同想去的地方,那麼要不要趁暑假大家到荷蘭集合呢? 我也很想去啊~

姊 said...

所謂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啊.

妳見過Rosa的先生嗎?這次我們又見到了.每次聽他講國語都覺得好神奇.Rosa說她先生在遇到她之前沒吃過中國菜,因為他是伊利諾一個小城市的人,不過認識Rosa後就開始跟Rosa學國語,從來沒有特別去上課,十六年下來竟然也能跟我們用國語溝通,她們在家都講中文吶!所以長得像Jessica Alba的Halle跟Michael一樣最溜的是國語喔.希望Brad也可以學會說國語,呵呵.

Anonymous said...

呂可不用客氣啦。不過,難道我給你的印象是溫柔婉約嗎?我基本上在家裡走的是丑角風格啊...不過真的沒想到,你們這群朋友們中,第一個來我家的是老羅耶(我在車站一下就認出他了喔)...
不過他太客氣了,我個人認為,他早餐還是吃得太少了(還是我跟阿寧食量太大?!)...哈哈哈...

朋友們,攜家帶眷一同赴荷遊玩吧!

agnes

帶賽的老羅 said...

我是老羅

感謝AGNES和阿寧的招待. 你們溫暖的接待讓我第一次覺得錯過班機也可能會是一件好事. 相較於去你們家玩, 我錯過的東西還真是微不足道啊!

你們做的沙拉,義大利麵和甜點都很好吃.白酒,紅酒和蘋果酒真是好喝. 更重要的是,跟你們聊天一下子就把我一整天的賽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怎麼好像小學生的作文...)

至於早餐,我本來早上就吃的少.不是故意要裝客氣. 如果裝客氣的話, 前一天晚上就不會連喝這麼多杯酒了. :)

總之,真希望離開之前還有機會能讓呂可跟你們見面- 不管是在荷蘭還是在德國...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原來如此。因為我總是秉持著「來我家一定得吃飽」原則,因此看到你早上秀氣的吃法,有點擔心你沒吃飽就是了。
希望你美國之行一切順利,也許秋天還有機會見面呀!
agnes

LuKerr said...

To 姊: 真的是出外靠朋友! 我剛剛看了一些表姊婚禮的照片,你真是可美麗的伴娘,看不出來已經有個五歲的小孩哩!

To Agnes: 嗯... 對你的印象完全是從讀你的文章來的,總覺得會寫出那樣有氣質有深度有內涵有感情的文章的人,應該不是走丑角風格的! 我想我該改正我的偏見了,丑角風格和氣質作家是可以並存的!! 原來你跟Jimmy有一樣的原則,兩次去他家都吃到超撐,而且不是只有份量大,品質也優啊~ 這樣我有點迫不及待想去荷蘭玩了:P

To 老羅: 謝謝你先幫我回應Anges的留言啊. 我這幾天獨立在家應付你女兒,已經快要累翻了... 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作息整個錯亂,我又連續四天睡眠不足,今天下午又開始那種"沒睡飽"後遺症... 幸好現在好一點了. 快回來啊~ (不過既然有機會出去玩,就不要掛念我們,好好享受我享受不到的啊!!)

依萊莎 said...

可憐的呂可,老羅現在應該已經回到家了吧
老麥是週五回來的,我有我媽陪著照顧小花,所以一切都不錯
在家上她白天還會去上學,我根本就很輕鬆
真希望能幫你顧一下讓你睡個覺

看了你的文章跟留言,我真的超想去荷蘭的
但是飛行時間真的太長了,機票又不便宜
我看我還是乖乖等待明年暑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