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膝蓋關節鏡手術

回美國後,沒有馬上去檢查膝蓋,因為那時候是年底,一方面老公公司的保險plan不是很好,我們可能要自付不少,另一方面,如果治療拖過年,那麼所有的自付額都要重新累計. 所以我一直等到今年,我們新的保險plan可以開始用,才趕緊去看醫生.

光去看specialist就要先付個$45(自付額),幸好我還有原來MRI的光碟片,所以去看一次醫生就可以決定要怎麼處裡. 這裡的醫生沒有用超音波看我的膝蓋,但是還是有去照X光. 先是一個PA(Physician Assistant,醫師助理)來看我,問問話,拉拉腳,然後才把我的MRI拿去給主治大夫看. 最後PA跟醫生一起進來跟我說明結果,醫生說我的膝蓋半月板的確有撕裂傷(從MRI圖片的判斷),那就像是有時候指甲不小心撕裂,會有一小塊翹起來,平時沒事,但是有時候不小心勾到東西就會痛. 我的膝蓋半月板的撕裂傷就類似那樣,平常沒事,但是有時候附近組織拉到,就會痛,也可能發炎. (原來德國醫生跟我講的就是這個,我記得德國醫生還畫了圖給我看,可是我有看沒懂...) 醫生說其實這個不一定要開刀處裡,如果偶發的疼痛並不會干擾我的生活,我也可以忍耐,那就可以不管他. 不過如果我還希望可以繼續運動,而這個疼痛會影響我運動,那麼他就建議我開刀. 還有,如果膝蓋常常發炎,老了比較容易得到退化性關節炎.

其實從我在德國檢查過後,我就已經問了在台灣當復健科醫師的高中好友好幾次意見,也跟老羅反覆討論多次,畢竟開刀真的不是件小事. 最後為了希望可以繼續運動,加上我覺得現在即使天氣不冷,多走幾次路膝蓋就會痛,感覺真的更嚴重了,所以就決定去開刀了.

羅蜜蜜一歲生日後兩天,2月19日,上午到Weston Outpatient Center去開刀,老羅特別請假陪我去,但是他只能在外面大廳等,就算我選擇局部或半身麻醉,他也不能進去跟我聊天(老公辛苦你啦!). 在櫃檯報到繳交$500 deductible後很快就被叫進去了,一個護士先告知我今天要做什麼手術,也問了我些問題,確定沒有弄錯(大家一直重複問我要開哪隻腳的膝蓋),簽了一些文件,然後就去驗尿和換衣服. 接著躺上病床,護士幫我蓋上兩層毯子保暖,然後就是量體溫,血壓,打點滴. (隔壁床上一個80歲的怪老頭一直在跟護士抬槓,讓我對這些護士感到非常敬佩,能夠跟那老翁有說有笑有問有答,很有耐心地完成準備工作!) 我斜躺著看著護理站的工作人員忙進忙出,他們真是辛苦. 過了一會兒,一個麻醉師來跟我討論麻醉事宜,原本我希望可以局部麻醉,因為我想看手術的過程,而且我很擔心全身麻醉我會醒不來. 可是他們似乎只有全身和半身麻醉的選項,而且麻醉師說就算是半身麻醉,我的視線也會被擋住,什麼都看不到. 她說以我的年齡和健康狀況,應該兩種麻醉都不會有什麼問題,只是一般來說,半身麻醉消退時常會伴隨著嚴重頭痛. 加上我先前在網路上查了篇paper,上面寫著臨床實驗結果是半身麻醉比全身麻醉有更高的機率出現其他complication. 所以我就同意全身麻醉了.

又過了一陣子,另一名麻醉師(剛剛那個麻醉師的助理吧)來看我,說等一下她會全程在手術室裡陪我. 然後又過了一下,要幫我開刀的貝理斯醫生就來了,他又問我一樣的問題:"今天我們是要開哪一腳啊?" 我回答後他說很好,然後在我的右膝上寫了一個大大的"YES". 我們又簡短地聊了一下,我問他我是不是他今天第一個病人,結果他說他早上六點半就開始開刀了,我大概是中間吧(當時大概11AM). 他說他入行已經12年了,現在一個禮拜有一到兩天在這裡開刀,其他時間在診所看病人,他很喜歡他的工作. 我是覺得我比較喜歡他穿開刀服的樣子,上次在診所看到他,穿著西裝,講話超快,讓人覺得不夠親切,這次穿開刀服,說話好像慢一點,感覺比較好:)

大概十一點多,麻醉師和另外一個護士就把我推進手術室,一邊推麻醉師一邊跟我說什麼我有可能不記得現在這些事情,然後我說"哇,真奇怪,麻藥還會erase existing memory!" 到了手術室,他們要我從病床上移到手術台上,然後麻醉師就要開始幫我加麻醉藥,原本我以為會是拿一個面罩那樣罩在口鼻上就昏倒,可是醫生說是從點滴打進去的. 接著她們說要貼一些監視我身體狀況的東西在身上,我看那貼紙很像老公以前做實驗實用的EMG,就問她們那是EMG嗎? (說話的同時,我覺得左手打點滴的附近有點涼涼的,大概是麻藥開始作用了) 麻醉師說:"不是,這是EKG." 然後我就想起那是量心跳的... 手術前的記憶就到這裡了!

醒來後,我躺在另一個房間,感覺好像是剛睡了30分鐘醒來,我的鼻子前面還貼了一根供給氧氣的管子. 護士說她剛剛叫我我就醒來了. 我問她現在時間,她說大概下午兩點. 原來這中間過了三個小時,我卻覺得只有半小時,不過這比我想像中一閉眼一睜開就結束了的感覺"正常"多了,至少覺得是睡了個午覺. 然後我就一直問護士一些問題,我有點忘記我問她什麼,但我知道我問了她兩次現在幾點,而且她有告訴我她做這行三年了,很喜歡在這裡工作,這裡的人很好,她以前是做computer science的! 後來我覺得心情很好很想唱歌,就坐在那裡唱"小泰山"卡通主題曲. 護士小姐幫我把氧氣管子拆掉後老公就進來了(老公說醫生開完刀有出去跟他講話). 護士拿了飲料和簡單的點心(cereal bar)來給我們,最後要我去上一次廁所就放我回家. 離開前還拿了一個小冰桶給我們,原來那是個冰敷的東西,裡面加冰和水,把管子接到綁在我膝蓋處的冰敷袋上,插上電,冰桶裡的冰水就會自動打到冰敷袋裡. 護士說每六小時換一次冰,記得腳要抬高. 他們也給我一付柺杖,但是醫生說我可以put weight on my feet,所以不一定要用. 我還發現所有的說明,大家都是對著老羅講,我原本覺得很奇怪,現在想想,應該是因為我那時候腦子還不清楚,跟我講大概也是白講:P

離開前去上廁所站起來時(護士小姐陪同),我開始覺得有點頭暈,可是不是很嚴重. 但是老公開車載我回家的路上,我就開始覺得暈車,很不舒服. 路上還先去CVS拿藥,沒想到還要等待才能拿,老公只好先送我回家再出來拿. 回到家後吃了點東西,可是因為覺得頭很暈,吃不太下,隨便吃一點就吃了消炎藥和止痛藥休息. 沒想到到傍晚的時候覺得頭暈更嚴重了,然後就把中午吃的東西全吐出來,接著不管喝什麼吃什麼都是幾分鐘內就吐出來. 我覺得好像回到懷孕初期的時候,而且更嚴重,好可怕. 因為從手術前一天晚上12點就一直禁食(連水都不能喝)到手術前,後來我也沒吃什麼,實在不知道這樣沒吃沒喝的到底行不行. 而且醫生說消炎藥和止痛藥都不能空腹吃,可是一直吐是要怎麼吃藥. 打電話問藥劑師,又打電話問骨科醫生,醫生覺得這是麻藥還沒全退的緣故,最後決定先不要吃藥,因為吃藥會讓我反胃更嚴重. 就這樣,我躺在床上休息,一直到半夜兩點餓醒,肚子超扁,把老公挖起來請他弄東西給我吃:P 吃了東西才敢吃藥,隔天起來就沒什麼問題了. 果然是麻醉藥在作祟,記得麻醉師好像說要12個小時才會完全排掉,下午兩點到半夜兩點正好12個小時啊!

這幾天就整天坐著或躺著,沒辦法做太多事情,不過多了一些坐在電腦前的時間,所以可以記錄這些囉:P 感謝老公特別請兩天假陪我去動手術和在家照顧我們(我不能陪羅蜜蜜,當然需要老羅幫忙照顧她了!). 明天星期天,醫生說可以把包紮的繃帶拆開,洗洗澡,星期一去診所檢查再看看恢復得如何和怎麼復健. 希望可以趕快恢復,然後以後真的可以正常運動!

p.s. 剛開完刀回家的時候,羅蜜蜜看到我腳上包了一大包,還接了奇怪的管子,就一副很害怕快要哭的樣子,我想她是知道媽媽生病了. 不過這幾天羅蜜蜜真的很懂事唷,我沒辦法陪她,她還是很乖,不哭不鬧. 真是乖女兒啊~ 不過很可能是因為有老爸陪,更開心啊:)

5 comments:

Cindra said...

看起來是個不小的手術,還動到全身麻醉耶。為什麼在妳可以輕快地描寫這個過程阿?不愧是積極正面又樂觀呂可。
希望膝蓋的問題可以就此得到解決,但不要操之過急,我爸媽常常說我們的膝蓋要節省地用,老了才不會後悔。為妳禱告。
動手術時羅蜜蜜在作什麼呢?

LuLu said...

在此跟學姐分享我全身麻醉緊急剖腹後喪失記憶的情形。

我是凌晨進開刀房就全身麻醉了,被麻醉前的記憶都還在,接著一直到清晨太陽已經出來以後我才清醒,據孟穎說我一醒來就批哩啪啦問了一堆問題還有交代一些事情,包括寶寶的狀況、幫我通知我爸我媽跟我哥(剖腹當天下午本來我哥帶一家人要去我臺中住處看我,沒想到我提早快三個禮拜生)、月子餐的聯絡還有一堆拉哩拉雜的事,孟穎還給我看他拍的寶寶影片等等,講完以後,我倒頭又昏迷大睡,等到當天下午我再度醒來時,對於以上這些事情完全不記得。

學姐的膝蓋要好好保重喔!

桃 said...

我那時候的全身麻醉就是被罩毒氣面罩之後昏倒的...
那時候醫生說...
"來, 這是純氧, 吸了精神好點, 大口吸!"
(我吸吸吸...)
"...是不是覺得頭有點昏了?"
(我點點頭...)
"這是正常現象! 再用力吸兩口!!"
(...Zzz...)

醒來之後, 也一樣有時間被偷走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麻醉都會有這種感覺啊?!

另, 手術後好好休息, 希望你早日康復囉~

Anonymous said...

看起来很顺利啊,祝贺!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最近也要做了:-(

LuKerr said...

To Anonymous: (下次請留下名字吧) 手術後一開始要先用拐杖走路,然後漸漸好轉,然後復健. 我不知道是太早開始走還是後來復建沒有座得夠好,現在雖然走路跑步都沒甚麼大問題,可是腳從打直(很直)改成彎曲的時候會覺得膝蓋卡卡的,有時候就會有喀一聲,才彎下去. 這個其實在復建的後期我就發現了,可是復健師說可能是還有點腫脹,所以膝蓋骨的接合面滑動不太順,以後漸漸會不見. 可是啊,已經一年多了,我都覺得還是會卡卡的. 而且從手術後的照片也顯示原本的半月板撕裂傷處已經被修齊了. 所以我也只能接受現在的狀態. 不過膝蓋的確不會像以前那樣沒事就痛到不太能好好走路. 所以就安慰自己沒有白開囉... 除了膝蓋有點卡,就是覺得右膝蓋沒有辦法向左膝蓋打得那麼直. 這些我都覺的復健的時候要多努力,可是復健真的很辛苦,請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