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去看骨科 + 照MRI (02/20/2009補記)

09/10/2008

在安娜堡看過我去球場運動的朋友們或許有注意到我的右膝蓋通常帶著一個護膝,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時候受傷的,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已經十二年了的舊傷,可惡的大二體育課,什麼足球加排球(註一),令人生氣.

當時右腳被別人從側面踢到感覺有點拉到膝蓋外側,但是因為覺得不太嚴重,就休息等他自己好. 沒想到長久下來,右膝蓋沒事就痛,尤其天氣冷的時候,或是走路走太多以後. 在安娜堡和在DC的時候都各去看過一次醫生,不過我都是去看復健科,通常他們拉一拉我的腳就說沒大問題,但是可以做運動強健膝蓋附近肌肉. 因為懶惰,我都沒有很認真運動,膝蓋還是繼續有事沒事痛. 到德國後,問題依然存在,不過因為老公在骨科做膝蓋的研究,對我的膝蓋情況變得很懷疑,覺得一定要去骨科好好檢查一下,我才又去看醫生,這次去骨科. 本來老公以為結果可能差不多,不過要我努力一點復健. 沒想到這次一去,醫生就用超音波看我的膝蓋,發現外側有積水... 然後就照X光,看看骨頭有沒有問題. 照完以後醫生說跟他想的一樣,骨頭正常(不過發現小腿骨靠近膝蓋那端,在外側有個小凹洞,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 不過因為不在關節處,醫生說應該沒什麼...) 醫生覺得我可能是膝蓋的disc有一點問題,我覺得這樣聽起來很嚴重,就問醫生這有沒有辦法治好? 以後會不會一直復發? 醫生說這只要開個小孔把水排除就好,以後不會有問題,而且有些人雖然膝蓋也有積水,但是只要不會痛,不困擾他們,其實是不一定要把水排掉的. 總之,為了確定我膝蓋的disc有沒有問題,就接著轉診去照MRI(斷層掃描).

今天一大早7:30AM我就到老城的診所照MRI,工作人員要我把身上所有的金屬物品拿下來,包括髮夾,然後就要我躺在一個大平台上. 把我的右膝蓋稍微固定後(四周墊了一點東西)就說要開始了,說接下來15分鐘我不能動,然後就要把我送進去那個管狀的大掃描器裡. 以前看跟醫院相關的電視劇常常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總以為只要掃過去一下下就好了,沒想到要這麼久,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整個人躺在那個大管子裡,還不能動,而且還很吵,要戴耳機保護耳朵. 平台開始往管子裡移動的時候我就趕緊把眼睛閉起來,因為我有輕微地封閉空間恐懼症,想到要躺在那個管子裡,就快要瘋了,如果眼睛張開面對著那個大管子的管壁,我一定覺得壓迫感更強,還是把眼睛閉上想像自己躺在家裡的床上睡覺. 但是想到要15分鐘不能亂動就開始全身不自在,一下擔心如果不小心打個噴嚏不是要重來? 一下又覺得剛剛把手放在胸前真是愚蠢,現在喘不過氣來. 一下又擔心如果真的不小心睡著,搞不好腳會不自主亂踢,那不是又要重來? 為了讓時間過快一點,我決定開始數數. 15分鐘大概要從1數到1000(假設算得比一秒快一點),每算完100,就從1再數,不過平常要用手指來記錄已經數了幾百的方法現在就不能用了,因為既然不能亂動,應該連手指也不能動吧... 所以只好努力用記的. 算到500以後,我就漸漸沒辦法好好從1算到100了,總是算到一半就想到別的事情,要不然就是有點要睡著... 幸好,隨便再數個兩三百,工作人員就來解救我了! 謝天謝地~

衣服穿好以後就在外面等待,最後工作人員拿了一張光碟給我,裡面應該就是我膝蓋的斷層掃描照片囉. 下禮拜再回去看骨科醫生,希望沒有大問題(註二). 不過這次去照MRI給我的感想就是,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我才照個15分鐘的腳的MRI就覺得恐怖得不得了了,真的有更嚴重的問題的人若是要經常檢查,除了MRI還有其他檢查或是更可怕的療程,那才更糟呢! 所以大家真的要保持身體健康,有健康的身體才有快樂的生活啊!

順帶一提,去看骨科的時候櫃檯小姐問我最近還有沒有預約要看別的醫生,像是眼睛等等? 我覺得很奇怪,我看不看眼睛干他骨科什麼事? 原來是因為我在這裡付了10歐元掛號費,如果三個月內還要去別的診所看病,他們可以幫我塡轉診單,這樣我就不需要再付一次掛號費了! 也因此,我決定近期內去檢查牙齒! 其實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們的保險有包含檢查牙齒,而且好像連補牙什麼的都有(聽C學長說的,我們自己搞不清楚保險含什麼,因為都是德文資料,看沒啦!). 既然如此,就在離開德國前好好使用這裡的福利囉,畢竟我們也是有交保險費的啊~(註三)

註一: 因為原本選的體育課沒選到,最後得去補選,發現還有一門排球課可選,就乖乖選了. 沒想到開學後老師說其實原本是足球課,但是只有六個人選,就改成排球. 然後因為要顧及選足球的那六個人的權益,該學期就一半上排球,一半上足球. 一群不會踢足球的女生隨便上了幾堂足球課老師就要我們上場練習踢,後果就是十個人擠在一起全部把腳伸出來踢球,然後就有人從側面踢到我的右腳,導致外側有點拉到. 但是當時覺得不是很嚴重,就回家休息就算了. 誰知長期下來竟然常常沒事又膝蓋痛.

註二: 後來骨科醫生跟我說我需要去動個小小的手術,除了排水還要切掉個什麼,但是我實在聽不懂. 後來回家把轉診去外科手術的單子拿來看,查了字典才知道好像我的膝蓋的disc(英:meniscus,中:半月板)有點撕裂傷. 但是我還是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大家實在溝通不良. 最後沒有在德國開刀,因為離我們回美國的時間太近,外科醫生說他沒辦法保證我手術後復原一定100%順利,這樣我搭長途飛機不好,建議我還是回美國再開.

註三: 回美國前去檢查牙齒和洗牙,沒有發現新的蛀牙,不過原本門牙補過的地方已經老舊,就重新補了一次.

1 comment:

姊 said...

妳真是很操煩耶
照個MRI想那麼多
不過很可愛
妳應該會是像野田妹一樣受歡迎的日劇角色
要我就大方給他睡著
是說重照要不要加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