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07

遇見Y老師

上上禮拜天在家門口公車站看到一對華裔夫婦在研究公車路線,我聽他們用中文交談,於是上前問他們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從台灣剛到Tübingen幾天,太太(Y老師)是中興大學的中文系教授,要到這裡訪問交流五個月,師丈這幾天陪Y老師來安頓生活,過一陣子就要回台灣去了. 那天早上他們正想到市區買菜... 我連忙告訴他們星期天所有的店都關門,只有餐廳有開,今天他們得吃外面了! 他們便打消了到市區的念頭. 才聊一下公車就來了,也因此沒有時間留下連絡方式,只知道Y老師的姓氏和工作的系所. 後來幾天我們就到Köln出差,我也沒機會到網路上查詢聯絡方式,所以想說大概就只有一面之緣囉!

星期一我到市區幫老公買星期二去Hannover的火車票(是的,又要出差,去conference才連絡到要去拜訪的老師,所以車票沒辦法提早買),買完走到Nonnenhaus,沒想到就在Nonnenhaus的咖啡店前巧遇Y老師! 應該說是很有緣分呢? 還是Tübingen真的太小了? 反正我們就在咖啡廳聊了好一陣子:) Y老師的先生已經回台灣了,所以正在相隔兩地的可憐狀態,雖然Y老師大我有十幾歲吧(猜測),可是聽她說她跟師丈的事情卻覺得他們還像年輕的戀人一般,讓我覺得非常的sweet. Y老師有兩個已經念大學的小孩,所以我們也聊了有關小孩和為什麼要生小孩的事情. 我說我覺得把小孩帶到這個辛苦的世界來,對小孩而言好像沒有什麼好處,雖然小孩會帶給我們很多快樂,但是我們卻沒有辦法保證孩子一定會快樂,所以很猶豫為何要生小孩? Y老師說我是因為長大了才會想這麼多,她唸碩士班的時候就生了老大,博士班的時候生了老二,那時比較年輕,也沒有想太多就生了. 她說如果我現在還沒結婚,不用說生小孩,連婚也大概不會結了:P 當然,Y老師也沒辦法解答我的問題,但是她說雖然沒有辦法保證孩子可以一輩子過得快樂順利,因為不知道孩子會遇上什麼樣的人,不過孩子遇上我們就是很幸福的了! 這也是真的,想想自己,真的是很幸運很幸運出生在一個這樣美好的家庭,爸爸媽媽和姊姊給我的一切造就了今天的我,雖然出國以後就開始獨立生活了,但是心靈上卻總還是跟親愛的家人牽在一起,也因此無論在哪裡還是感受得到家裡的溫暖和愛,這大概是父母親盡最大的力量保護自己的孩子的結果吧! 謝謝爸媽^_^

我請Y老師分享一點養育孩子的事,她不好意思的說,真的要講的話,大概有三件事情她自覺得做得不錯. (1)給孩子舒適的起居飲食,也就是要讓孩子睡得好,吃得好. 我本來以為這是要讓孩子吃營養的東西,身體才會健康. 結果Y老師說不只要營養,還要是美味的東西! 因為這要讓孩子有快樂的居家生活,吃好吃的家庭料理等等,讓他們喜歡家裡的生活! 真的一點也沒錯耶! (2)每天帶孩子出去接觸大自然. Y老師說她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她就每天帶他們到外面,陪他們玩,又跑又跳,一方面鍛鍊體魄,一方面開闊心胸. 每天悶在家裡的孩子有可能比較容易有情緒暴躁的問題. (3)唸書給孩子聽,要把孩子摟在懷裡翻書講故事給他(們)聽,她笑著說:"以前講到一半很累睡著,小孩還會拍我要我繼續講. 這是小孩小的時候不會自己看書才這麼做,長大以後他們就會自己去看書了..." 這點我不確定,因為以前爸爸也講故事給我們聽,可是我還是不愛看書耶... 不過現在身邊很多有小孩的朋友也都這樣做,看看以後這些小朋友的發展如何吧:P

我也跟Y老師聊了我現在煩惱找工作的狀況,她鼓勵我要我好好珍惜這段"成家立業"的時光,因為此時會有一種很奮發的活力! ㄟ... 我會加油的啦:P 她說她的事業家庭都穩定了,小孩也都長大各自離家唸書去了,她此時是中年的心境,開始會想到老年的事情和最後終究還是一個人的悲哀. 大概也是這樣她才要我好好珍惜現在的時光,好像還有很多可以努力去做的事情,好像還有很多的可能,好像還有很多可以期待的事情...

因為Y老師是中文系的,我跟他提到我以前國文很爛,高中三次模擬考都沒過低標,文言文閱讀測驗每次都差不多是猜的,因為對我這種愛狡辯的人,每個選項都解釋得通啊! 她笑說這的確是為了考試或是電腦閱卷設計的爛題目,她說文學有一個重要特性就是其模糊性;月亮為什麼一定要表示鄉愁呢? 也可以是圓滿啊~ 但是為了考試,都把中文有趣的地方犧牲掉了! 於是我告訴她我終於開始喜歡甚至欣賞中文是到大學的時候,真的很感謝那時還是博士生的蔡璧名老師,讓我發現原來中國文學真的好美(老公的功勞也不小). Y老師聽了驚叫"那是我學妹!!" Y老師說現在蔡老師在台大中文系當教授了,她也非常喜歡蔡老師,還說蔡老師有"小龍女"一般的氣質... 呵呵! 我請Y老師下次幫我跟蔡老師打聲招呼,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我? 真希望她知道她的教學真的對某個學生有這樣的影響:)

說到認識的人,我便提起姊姊的高中死黨小敏兒,因為我記得她現在也是中文系的教授了. 沒想到Y老師一聽到小敏兒的名字後又是驚叫一聲"那是我導生!" 挖咧,台灣真的是太小了~~ 還記得以前在安娜堡的外國朋友看我跟很多台灣同學在來安娜堡前就認識了,一下高中同校,一下大學同系,直問我:"台灣是不是只有100個人?" 哈哈哈... 這也沒辦法嘛,以前聯考制度的層層篩選之後,最後出國的的確很容易互相認識啊:P

我其實沒有Y老師這個年紀的朋友,不過可能Y老師在大學工作,心境上比較年輕(還是我老了),跟她聊了一下午卻不會覺得有隔閡,非常愉快,不但吸取了一點生活經驗,也產生了一點新的想法. 我們互留了連絡方式,希望以後還有機會碰面聊聊,在這個小地方,可能性應該很大!

1 comment:

姊 said...

我的天呀!!世界真是小小小,趕快去跟小敏兒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