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幸運的生產過程(非常非常落落長版)

老羅的精簡版大概太精簡了,所以我還是來紀錄一下這個難得的經驗,現在不寫,很多細節以後一定會忘記的...

2/15星期五傍晚到佛斯醫生診所檢查發現羊水分量減少,雖然還在標準值以上,但是醫生還是建議星期六到學校婦女醫院檢查(因為佛斯醫生的診所週末不開). 原本打算去婦女醫院的時候要把生產包一起帶去,但是我跟老羅鐵齒地認為羅蜜蜜不會這麼快就出來,下午還想到城裡走走,所以覺得還是不用帶了. 中午到醫院報到,醫生要我們在一個小診療室等候,接著就進來幫我們量寶寶心跳和我的子宮收縮情況,一量就是半小時,中間因為羅蜜蜜在我肚子裡亂動,一度量不到心跳,所以後來又重新量一次,又是半小時. 反正前後測了兩三次,婦科醫生才終於進來幫我照超音波. 看了看,她也說羊水的份量的確比較少,要我再測一次心跳和宮縮,然後說可能要催生. 催生的方式是先喝一杯cocktail,如果沒有效,明天早上就用一個什麼藥丸塞劑. 一開始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以為等等喝了那個所謂的cocktail以後就可以回家,明天早上再來檢查,所以我跟老羅還在想等等要去哪裡吃午飯什麼的,結果後來醫院的助產士就進來跟我們說馬上要辦理住院!! 天啊~ 那不就意味著羅蜜蜜真的要出來跟我們見面了嗎?? 我們根本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呢!

病房裡共有四個床位,其中一個是之前上產前韻律課班上見過面的太太(另外兩位好像不是產婦),看她躺在床上時而喘氣時而皺著眉頭,看來正在忍受陣痛的煎熬,只能在心裡默默為她加油(傍晚的時候她說她才開兩指)!! 我一點產兆也沒有,而老羅待在那裡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又怕我們聊天會吵到別人,所以我就要老羅先回家休息,晚一點再把我的生產包帶來,傍晚再看看情形才知道他能不能留在醫院陪我(如果我沒有進產房,老羅就得回家). 傍晚,助產士把所謂的cocktail送來. 原本我以為他們只是不知道那個催生飲料的英文怎麼說,才開玩笑跟我說那是杯cocktail,沒想到那真的是一杯調酒耶!! 助產士問我要加酒的還是不要酒的cocktail? 還說如果我對杏仁過敏,可以不加杏仁精. 我想說孕婦不是不喝酒比較好,又因為好像對杏仁過敏,就請她不要加這兩樣. 接著我問她,沒有酒,沒有杏仁精,這個cocktail裡面還有什麼呢? 助產士說cocktail裡的成分有: Apricot juice(杏子汁),Sekt(英:sparkling wine; 中:氣泡酒),杏仁精,Haselnuss Öl(英:Hazelnuts oil; 中:榛果油),和肉桂粉. 我聽了便問她"裡面沒有藥嗎?" 她說:"沒有啊,這是德國非常非常古老的配方!" 挖咧,德國人果然很崇尚自然~ 原本還想跟助產士說我對榛果也過敏,不過如果連榛果油也不加,cocktail裡面又沒有藥,我實在懷疑這樣還會不會work? 所以就不挑剔有榛果油了. 助產士說一般喝了cocktail後半個小時到六個小時左右會有功效,如果沒有用,隔天再用tablet塞劑(也是某種天然成分),但是兩者都不能保證一定有效! 總之,傍晚五點左右,我半信半疑地把那杯大概有500cc的cocktail喝了(插了一跟吸管,還有一個椰子樹形狀的塑膠攪拌棒,搞的跟真的雞尾酒一樣哩),但是知道了cocktail和塞劑都不一定有效,我其實很懷疑羅蜜蜜真的會在這兩天內出來跟我們見面! 因為喝得很飽,醫院準備的晚餐(厚片德國火腿+兩片麵包+奶油+一小塊起司)我是到了六點多才吃的. 晚飯過後,老公又來看我一陣子,因為到傍晚八點多我都還沒有任何產兆,眼見同房的人都要休息了,只好請老公回家等我電話嚕~

晚上十點多,我出去打手機跟老公聊聊道晚安後就上床睡覺了. 沒想到到了半夜,神奇的催生cocktail竟然開始有一點功效. 大概一點半多,我覺得有點生理痛的感覺,去廁所發現有一點點淡粉紅色的分泌物. 回床後就按鈴請助產士過來,告訴她這個情況,她問我多久痛一次,有沒有收縮的感覺? 我說好像半個小時左右痛一下,並沒有收縮感. 於是她要我等收縮密集一點再叫她. 所以我只好繼續睡,不過才睡一陣子,就開始覺得生理痛的感覺變得比較密集了,後來覺得肚子痛得要去上廁所(以前生理痛也會痛到拉肚子),這次發現真的落紅了. 回床上後趕緊請Hebamme來告訴她落紅的事情,她還是問我多久痛一次,我說大概20分鐘左右吧. 她就要我再等等... 結果她一走,我就發現肚子變成大概兩三分鐘痛一次(我有用手機計時). 經過大概四五次的反覆測量,我覺得陣痛真的蠻穩定的了,才叫Hebamme再來,那時候大概是凌晨三點半. 她說那我們來測心跳和宮縮,也就是白天測過n次的東西,一測又是30分鐘,期間陣痛當然沒有停止,每隔兩三分鐘就痛一次,一開始還算可以忍受,但是強度一次次增加,到後來真的是全身發抖(也感覺到子宮收縮了!). 終於捱到量完心跳,助產士請我到另一個房間去內診,走到那間診療室的途中又痛了一次,只好站在走道上發抖,助產士倒是見怪不怪,就站在旁邊等我陣痛過了才繼續走. 內診結果是已經開了兩指了,助產士問我打算怎麼辦? 我心想,不是你應該告訴我該怎麼辦嗎? 她看我一臉疑惑樣便說,你可以回去躺著或是在這個診療室等(那裡有幾張搖椅可以坐). 我不想再移動了,就選擇在診療室等. 沒用的我馬上就問助產士我什麼時候可以打無痛? 她說開三四指就可以打了,所以我只好繼續忍耐. 助產士出去一會兒後拿了手機給我,說可以打電話請老公來了! 那時候是凌晨五點,我心想,公車應該還沒開始開吧,還在猶豫要不要等到六點以後再打給老公? 可是肚子又一直痛,很希望老公可以陪在身邊,所以就撥了電話給老羅,沒想到老公二話不說馬上出門. 凌晨五點半左右就到了,我問他怎麼來的? 原來老公看沒有公車,就決定走路來,天啊~~ 凌晨五點很冷耶,還要走那麼遠,可是老公卻一點怨言也沒有,直說沒什麼! 助產士看到老公來了,就說你們可以去散個步,可是那時候我已經痛得走不動了,當場就在助產士面前表演了一次"陣痛很痛請救我"的戲碼. 助產士看我全身發抖的樣子,就說那我們再做一次內診好了. 這次她說又有進步,而且寶寶的頭已經降得很低很低了,所以可以進產房了!! 老公跟我趕緊回病房收東西,接著助產士就跟老公一起把我推到產房去.

這間產房是給要打無痛的產婦用的,所以裡面除了上次參觀產房看到的各種生產工具(產台,birth ball,垂掛的毛巾,馬蹄型生產小板凳,按摩浴缸等等),還有一堆打無痛專用的儀器. 換上醫院的袍子後,我躺在產台上等待,產房裡面有好多人進進出出,包括幾個助產士和見習助產士,還有麻醉師和幾個我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人員,反正有的人幫我量血壓,有的在我手上插管子(要打生理食鹽水點滴才不會脫水),有的又要幫寶寶量心跳和測我的宮縮,終於麻醉師開始跟我講解打無痛的事情. 他問我要不要知道打無痛的risk? 我想了想就說我不想知道,因為我覺得我都已經決定要打了,你再告訴我那些risk不是讓我更不安心? 不過老公在一旁偷偷皺眉頭被我看到了,我知道他一定希望寶寶平安健康,所以會想知道有什麼risk. 其實之前老公就跟我說雖然他絕得能不打無痛最好,但是痛的人是我,所以如果我受不了還是可以打. 不過看到他偷皺眉頭,我也覺得不太好,就跟麻醉師說:"那你告訴我risk有多高好了?" 他說發生問題的風險很低很低的,他們這裡一年幫1500多位孕婦打無痛,都沒有問題的:) 聽他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於是在同意書上簽名,接著他就要我弓著背讓他們插管子. 很多打過無痛的朋友都說打無痛本身就很痛,不過大概是因為有這個心理準備,真的打的時候我覺得還好,就是感覺一陣酸酸的,不過想到陣痛的痛,這個是可以忍的. 接上無痛的管子後,麻醉師說要大概10分鐘才會生效,所以我又得在忍耐陣痛10分鐘,那個時候真的是太痛苦了,全身緊繃,雖然產前課程都說陣痛的時候要如何如何把氣吸到肚子裡,想像肚子像個氣球一樣膨脹讓寶寶有更多空間,然後呼氣的時候可以用低吼的聲音把氣吐出來什麼的,可是真的痛起來的時候我根本很難控制自己的肚皮了(只有剛開始痛的時候可以,開了兩指以上我就不行了). 麻醉師走之前給了我一個接在某個儀器上的綠色按鈕,他說如果我覺得太痛受不了,可以自己按一下按鈕讓劑量加多,那個儀器上有裝置可以確定藥量絕對不會超過安全值. 哇~ 可以自己控制劑量,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呢! 麻醉師走沒多久,無痛果然開始生效,每次陣痛雖然還是會感覺痛,可是已經是managable的痛了,我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肚皮,繼續呼吸法度過每次陣痛!! 這時候大概是早上七點多,產房裡也只剩下我跟老公兩個人和一個實習助產士.

聽生過小孩的朋友說,就是要有陣痛才開得快,如果打了無痛,很多人產道會變得開得較慢(約一小時一指或更慢),所以我也有點擔心會不會因為打了無痛就要生很久. 不知道是無痛沒打好還是我對那個麻藥的反應就是這樣,反正無痛開始生效後我就發現,雖然大部分的地方我都不覺得痛了,但是我的子宮右下角還是會痛,不過比起沒打的時候,這個痛真的還可以忍耐,而且我也希望因為有這個痛感,可以讓我快一點10指全開. 果然,早上10點半左右,助產士進來內診就說已經十指全開了! 不過他說還需要一點時間讓寶寶的頭更接近出口,所以她就要我每次陣痛就試著推一推,而且要我試著左側躺和右側躺輪流推. 這段期間,產房裡還是只有我,老公,和實習助產士. 每次陣痛開始,我就抓著老公的手,實習助產士就在一旁搖旗吶喊要我推推推. 就這樣又過了兩個小時,期間,我請老公幫我按了三次綠色按鈕...

大概中午左右,助產士終於進來說我們可以試著正式把寶寶推出來. 產房裡還來了前一天幫我照超音波的婦科醫生,她說她要幫我壓肚子. 這次推就是仰臥著,陣痛一來,我就使勁全身的力氣推,不一會而就看到寶寶的頭髮(婦科醫師拿鏡子給我看的),第二波陣痛,我又努力地推,不過還是沒有生出來,只感覺到寶寶的頭卡在那裡,說實在的,感覺非常奇怪,還要等下一次陣痛才能再推,實在很不舒服,心裡竟然期待下一次陣痛快點來~ 第三波陣痛來了,還是沒有把寶寶的頭完全推出來.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推得(痛得)整個人神智不清,只知道陣痛來就用力推,只知道老公一直握著我的手... 終於,第四次陣痛來了,婦科醫生把下手臂橫放在我肚子上,整個人壓在我肚子上往下推,忘了是不是這一次陣痛,我被剪了一刀,終於,羅蜜蜜的頭出來了,我跟老羅都覺得太神奇了,接著助產士要我不要用力,他們才順利地把寶寶的身體整個拉出來. 寶寶被稍微擦拭後就被放在我胸口,天啊~ 那就是在我肚子裡九個月的羅蜜蜜嗎? 雖然我沒有感動到噴淚,但是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個皺皺熱熱的小傢伙就是我們的女兒耶~~ 寶寶出生的時間是2月17日下午12:17分,真的是個Sonntagskind呢!

婦科醫生把我的傷口縫好後,大家就都出去了,產房裡只留下我們一家三口,看著趴在我胸口的新生命,在我身邊一直陪著我的老公,窗外美麗的陽光和寧靜的風景,我覺得非常地幸福也非常地幸運! 很感謝老天爺的保佑,讓我的產程如此順利,寶寶和我都很健康,在醫院還受到很多人的照顧. 當然,我覺得整個生產過程我最感謝的還是親愛的老公~ 謝謝他一大早冒著寒風走路到醫院來陪我,謝謝他從一到醫院開始,我每一次陣痛時都握著我的手,讓我更有力量繼續下去. 接下來坐月子,還要老公照顧我和羅蜜蜜,老公,謝謝你:)

10 comments:

依萊莎 said...

哇~~看完了耶,好「精彩」啊
給呂可拍拍手,真的很努力呀
不過那杯雞尾酒實在太妙了
真是先講究不傷身體呢
應該把他拍下來的
既然這樣有效為何不推廣全世界啊
我看台灣的朋友打催生針後
都是痛得超級不規律又急促
看來「雞尾酒療法」真是各領域的權威

至於羅蜜蜜的爸,不知道他那一晚在家裡是怎麼過的
是緊張又擔心,睡不太著
還是知道現在要天天熬夜
而呼呼大睡呢?

Cindra said...

呂可的平鋪直述、fact-based 的詳實紀錄就已經讓我掉淚了。真是偉大又可愛的爸爸媽媽。
老羅,你步行時一定只惦記著母女兩,而忘了刺骨寒風吧。
相信在異國的冬天裡,那種一家三口彼此擁有、彼此倚靠的幸福感,也更加強烈。願你們享受這段很辛苦卻又很真實的經歷。

Katherine said...

呂可
看你的敘述好像小孩還滿好生的嘛!
推五次就出來了
羅蜜蜜真是一個體貼的小娃兒呀!

Annie said...

It's soooo touching that he walked to the hospital in the middle of a winter night.

Congratulations, new mommy!

老羅 said...

TO依萊莎:其實那一晚我根本就不覺得呂可會生,再加上我是那種要用三個閙鐘才叫得醒的人,所以睡得很熟很安穩.

其實走去醫院實在沒什麼,總共才走不到二十分鐘.當時也沒特別擔心,因為醫院對呂可的照顧讓我蠻放心的,走在路上時,只覺得自己好像凌晨出外運動的老人而已.

走完這趟發現自己缺乏運動,隔天屁股痛大腿酸,搞得真的像個老人似的.

bag said...

親愛的呂可

首先恭喜你
羅蜜蜜給了你這麼長的時間來完成這篇加長版

雖然 生產我也生了兩次
怎麼看了你的紀錄 覺得你的過程比較感人?!
大概是老公的部份吧?!

對了
不知道那些哺乳用品有沒有派上用場呢?
希望你一切順利囉!

Melon said...

噗,看完老羅的回應,本來有點紅了的眼眶(真是不懂,明明自己也生過了不是嗎?)又噗吃笑了出來,老羅跟我家老魚真的是太像了.....。

姊 said...

謝謝妳的落落長加長版.本來以為可以skim過去,沒想到還是一字一句給看完了.一來是在德國生產的經驗很奇特,二來是妳們家即使最平凡的小事寫下來都很動人.

還是覺得妳可以在德國生產很幸運.以前覺得在美國生產很舒適,看完妳的經驗就會覺得美國有醫療浪費之嫌.

另一個感想是妳們是生產的最佳範例,像妳們這樣的父母才最有資格生小孩.祝Happily Ever After囉!

依萊莎 said...

原來羅爸爸睡得很爽
所以清晨的運動也更有勁囉
老羅你是多久沒打球啊
走了20分鐘就會半身酸痛
我看老麥現在的體能大概也差不多
他說他大概已經2年沒有持續打球了
以後也許嬰兒的作息會讓你天天參加晨運喔(我們也沒料到自己會天天6點半起床啊)

Pei-yi said...

你沒噴淚,我看了之後倒是差一點就哭了...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偉大耶!祝福我吧,我現在37週了,希望我的生產過程可以跟你一樣順利。(我也想喝喝看雞尾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