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請L到家裡來玩

星期六中午,我們請L和她男朋友HK到家裡吃午飯,過去一個禮拜都在想到底要請他們吃什麼比較好. 雖然覺得應該要做中式的東西比較有特色,可是家裡的中式食材並不多,再不然就是我們會做的東西實在太少:P 加上是中午,覺得應該吃簡單一點的東西,所以最後準備了一鍋沙拉,一大盤蛋餅(配辣豆瓣醬),和一個老公做的pizza. 飲料本來想準備啤酒,但是又覺得應該德國人比較了解什麼啤酒好喝,所以最後準備了汽水,請L帶啤酒來. 飯後甜點就吃前幾天做的蘋果蛋糕(是第四次實驗)和餅乾!

早上我們又是個臨時抱佛腳,把地板整個擦過一遍(感謝L和HK給我們動力清理家裡),剩下的時間竟然還蠻充裕的,可以慢慢準備午餐. 就這樣在他們來之前所有的準備都做好了! 下午一點多L和HK開車到了,L還是一樣親切可愛,前兩次見面總是天氣超冷,這次終於換上夏裝了;HK是個高壯的男生(尤其站在L旁邊的時候),非常友善,英文也說得很好. L很客氣還帶了一盆很漂亮的紫藍色繡球花送我們,HK則帶了半打的Rothaus啤酒來. 他說Rothaus是現在德國唯一僅存的國營啤酒,他覺得好喝. 老公就跟他說在台灣所有的酒精飲料都是國營的,HK聽了便說或許那樣比較好control. 我跟老公對他的反應一個點頭一個搖頭,我贊同的是這樣國家可以掌控所有販賣酒精飲料的利潤,老公否定的是國營酒類商品會有更好的quality control! 哈~ 我們想的control是完全不同的,恍然大悟!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愉快的午餐.

HK在Stuttgart附近學校唸營養學,所以只有週末才有時間到Tübingen來找L,雖然還要兩三年才能拿到Diplom(類似我們的大學畢業),他現已經開始對自己未來的工作感到有點憂心,因為大部分的醫院喜歡用低薪請短期實習的營養師(三年左右),少有長期的缺. 或許他要到食品公司找工作,也可能現在開始往科學的方面發展(例如biofunctionality和toxicoloty)等. 說到工作大家都會煩惱,不論哪一國的人,哪個年紀的人啊~ 總歸一句,多少還是為了錢煩惱,真是個不是最重要但是少了又不行的俗氣東西啊! HK和L現在正努力尋找暑假打工的地方,我們本來以為他們是要去做intern,結果L說以他們現在還沒拿到學位的身分是很難到醫院裡打工的. 之前她春假(還是寒假)的時候雖然有在醫院工作了一個月,但那是她Doctor Arbeits的requirement,而且是沒有薪水的. 於是我問他們想打什麼樣的工? 以前打工都是什麼類型的呢? 結果答案是到車廠或零件supplier的生產線上當裝配工,L還說她朋友曾經在Bosch打工一個月可以賺到兩千多歐元(註一). 對他們來說,這是很多的,因為L後來提到學費漲價的事情,她說以前一學期只要€100,現在卻要€600,加上她和HT還希望畢業後可以再出去旅遊一段比較長的時間,所以得努力存錢! 聽到這種magnitude的學費,我們當然必須告訴他們UM的學費... L聽到$15,000一個學期,完全不敢相信,眼睛睜得大大的重複跟HK確定她沒把這個英文數字聽錯(超好笑)! 不過我們也告訴他們大部分的人是負擔不起學費的,所以在美國唸研究所,大多(至少我們兩個和很多認識的朋友)都要找指導教授做研究,學費從指導教授的研究經費支付,除此之外每個月還可以領$1,500左右的薪水來支付房租和其他開銷. 美國跟德國真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國家呢!

我們也聊很多工作以外的話題,四月初的時候L和HK去突尼西亞玩,L小時後去過印象很不錯,不過這次她覺得不是很令人滿意,原因是到處都有人不斷向他們兜售商品,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真的會有點掃興哩! 我們也跟他們說復活節去德法邊境的Strasbourg玩的事,也提到在那裡吃的Flammkuchen(很薄的pizza). 不知不覺大家也說到吃的東西... L問我有沒有找到可以買新鮮的魚的店(因為她知道我喜歡吃sushi也很想念海鮮),不過當然是沒有. HK說Tübingen的ALDI賣的king prawns還不錯,雖然是養殖的,可是品質還可以. 他還一邊說可以拿來BBQ,撒點鹽和香料,烤一烤很好吃~ 說到海鮮我們當然不能不提起我們喜歡吃的King Crab,沒想到他們都不確定Crab是什麼,L還一直以為是龍蝦. L聽我們敘述螃蟹長什麼樣子後,竟然說她沒看過! 我還以為德國的海鮮真的這麼缺乏! 後來我拿了紙筆畫了龍蝦跟螃蟹,他們才終於知道我們在說什麼(應該只是因為不知道螃蟹和龍蝦的英文而已啦!). 不過我們也說King Crab很貴,所以我們自己也只買過一次. HK和L很好奇問了問價錢,然後L竟然跟HK說"你可以叫你爸買". 原來HK家裡開魚店,難怪他對海鮮這麼有研究! HK說絕對不能讓他爸知道他在ALDI這種discount store買蝦子:P

HK的家鄉也在德法邊境,離法國只有十分鐘的小鎮,不過我實在記不得名字. 他說那裡的方言(或是腔調)是全德國前幾名難懂的. 我很好奇,馬上請他表演,天啊,真的完全聽不出來是德文,我會以為是哪個東歐國家語言. L要HT放慢速度再說一次,老公跟L似乎都可以聽得懂一點,所以大概還是有點德文的樣子,不過以我的程度,那還是個外星話! 討論起語言,L就問我學德文的事情... 唉,本來我已經報名了基礎班的課,可是因為報名人數不足,所以語言班的課沒有開成. 因此我現在只有在一個德文網站上免費的德文課(其實也還不錯). L覺得還是要多跟人交談才行,於是老公就告訴他我們的確有想要兩個人在家用德文對話,慢慢練習,可是結果通常是一陣靜默... 哈哈哈... 後來我就用德文請L也用德文問我一些問題好了. 就這樣,我們四個開使用德文聊了好一陣子,當然中間還是夾雜著一些英文,而且每次我都要想很久才能把一個句子組織好,除此之外還要請他們放慢速度並重複幾次他們的問題,可是還是非常非常有趣. L人很好,還說我已經懂不少了(有嗎!),HK也是人超好,跟我們這樣慢慢講,不厭其煩地解釋不同的字,真的覺得自己好幸運認識他們!!

聊著聊著時間一下就過去了,L和HT因為還要去ALDI買菜,不確定是不是六點就會關門,所以五點左右就得離開. 離開前,HK看到我們掛在客廳牆上的UM Football Stadium的照片,竟然跟我們說他去過那裡! 原來1999年的時候HK曾到安娜堡去拜訪當時去當交換學生的好友,也因此有機會去看了一場UM對Michigan State的足球比賽,他還知道美式足球跟BBQ(應該叫tailgating)是分不開的呢! 我們聽到了真是太興奮了,碰到跟我們擁有一樣回憶的人真是太開心了! 1999年,我跟老羅都在安娜堡,想到我們和HK有可能曾經在安娜堡的街上擦身而過就覺得太酷了~~ 於是我想起了之前在某一個網站(老公說好像是BBC的網站)上看到德國年輕人的流行詞彙,我說了一句"Mega Geil!" 當場L和HK大笑!! 我記得當時看到"Geil"是英文"cool"的意思,而且網路上說超級酷好像就加個"Mega"在前面啊! HK於是跟我們解釋說"Geil"是個比較粗俗的用法,有horny(飢渴)的涵義(天啊~~),不過的確有人用來表示"cool!" 但是"Geil"其實就夠了,"Mega Geil"有點太過度了! 我想我犯的錯誤大概就像是一個外國人看到一個很酷的東西,卻說了"真是令我超級亢奮!!"這類的話吧! 真是太爆笑了!! L說她有修過一門課,教授就常用"Geil"或"Sexy"來形容他們的research,她覺得不太合宜,所以我想這個字我還是不要再用好了:P 於是我問L如果她看到什麼超級酷的東西要怎麼感嘆呢? 結果她說了一個什麼什麼Gut(英:good),我現在想不起來,但是基本上就是個"真是好"還是"非常好"這類的話... 這樣聽起來,美國人真的比德國人戲劇化和誇張多了,我想這大概只是每個文化和語言表達方式的差異吧. 不過也可能就因為這樣的差異,德國人才會給人比較冷漠的刻板印象,明明覺得超酷超棒,卻很冷靜的說了一句"真是好!" 哈哈! 真是非常有趣~ 不過就我目前認識的屈指可數的幾個德國人看來,德國人並沒有很冷漠,他們跟一般人一樣有喜怒哀樂,一樣有熱情的地方和不喜歡的事情! 忘了刻板印象吧! (駐二)

最後大家說了幾種下次碰面的提案,例如一起烤肉,一起去Reutlingen吃日本料理,一起打羽毛球等等. 真是令人期待!

L和HK回去後,我們仔細想了想,其實在美國,我們也沒有真的很要好的美國朋友(至少沒有幾對couple是我們會經常請到家裡來聚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美國人聊天是要說美國人的母語,所以對他們來說,我們的英文實在不夠好,溝通起來沒有辦法非常自在. 我們跟L和HK聊天大家都說英文,都不是母語,所以速度相當,相對起來溝通變得比較簡單. 當然,這是我們無聊的猜測. 跟人交朋友主要還是看緣分,個性話題是否契合,不管是哪一國人,有緣能成為朋友都是很難得的:) 要珍惜!

今天是個開心的星期六!

補記: L和HK彼此間交談都是用德文,每次他們一說話,我就集中精神努力聽他們在說什麼,當然,大部分時候因為講得很快,我是聽不懂的. 不過我發現L常常說"doch"(發為"豆呵"),於是我問他們那是什麼意思. 經過解釋,doch應該類似中文的"本來就是!",好比說,L說了一件事,HK聽了覺得不對於是說了相反的意見,但是L堅持自己才是對的,所以聽完HK反對自己意見後馬上說"doch!" 那天下午就聽到L說了七八次doch,真是個好強的小女生哩:P 另外,用德文交談期間,如果聽到一長串完全沒辦法理解的東西的時候,我就開玩笑說了一句"genau!"(英:exactly!),不過的確有很多時候講"genau"就對啦~

註一: 前陣子在DM買東西碰到在這裡唸書的台灣學生WS,聊了不少,WS也跟我說過她打工的經驗,也是到汽車廠做處理零件或排除不良品的事情,聽說算是相當高薪的打工,不過很累就是了. 我覺得這真是不可思議啊~~ 在美國從沒聽過誰去打這類型的工,應該說,大部分的學生做intern都是跟自己專業相關的事情,真的要做不相關的頂多是在學校圖書館打工,做勞力密集的手工真的從來沒聽過的呢!

駐二: 過了一個禮拜,某天我在公車上,看到一個小男生一直沒辦法成功地從售票機買到票,後來他姊姊來幫忙,票就真的掉出來了,小男生看到票的時候很興奮地說了一聲"Cool~" 這大概是外來語吧,就像在這裡也常常聽到"Ciao"(義大利文的再見). 所以我想我可以繼續說Cool了! That's cool!

3 comments:

又要去煮飯的姊 said...

看來的確是個很愉快的星期六,媽媽如果看到妳們佈置的房子一定又要開始抱怨我們家了,只能說妳真的很有天份.像我就從來不會想到買那麼亮色的家具.妳也許真的可以認真想想做一些比較創作方面的工作.

對我而言語言真是交朋友最大的障礙,妳對於在美國交美國朋友的問題我覺得分析得很正確.總覺得我當初去法國時用英文跟義大利人交朋友還比較容易.不過說來說去英文還真是不可或缺的東西.

Wini said...

L送的花和你們家沙發還真是相配, 妳不說我還以為是你們自己買來裝飾的哩! 新家真漂亮~

LuKerr said...

To 姊: 我們家就那個角落比較能看啊,其他的地方其實很空,整體看起來佈置得其實不好啊... 不過因為不希望以後如果搬家又要丟掉很多東西,還是少點傢俱比較好:) 會買那個藍色的futon也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那是IKEA最低價的啊~~ 哈哈! 真的沒什麼創意啊! 英文好一點好處真的多多呢!

To Wini: 對啊,還真是巧,事前L其實不知道我們家沙發是什麼色的咧! 收到漂亮的花雖然很開心,可是卻也讓我開始煩惱了... 回想以前,從小到大,幾乎沒有真的認真照顧過什麼植物,我好擔心沒辦法讓這盆花活命啊!! 誰懂得如何照顧繡球花,請教教我吧~